政策法规

字体:   

多地政府成立“大数据管理局”急需行使两类职能

发表时间:2015-09-21 阅读次数:1334次

 

 

导读:就在几年前,大数据似乎还是科学家才会关心的事,但如今,它已触手可及。即使在中国,大数据产业也在高速运转,金融、零售、电信等行业早已应用成熟,其他行业亦在陆续被撬动。连一向对潮流反应较慢的政府机构,也正经历深刻的变化。

9月初,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系统部署大数据发展工作。《纲要》指出,2018年底前,要建成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率先在信用、交通、医疗等重要领域实现公共数据资源合理适度向社会开放。在此之前,广东、辽宁、四川等省份均已有地方政府成立大数据管理局,拟由政府牵头,统筹公共数据开放,推动产业发展。事实上,政府通过开放数据带动商业发展在国外早有过不少案例,开放政府数据,打通数据来源的壁垒,对于产业发展具有巨大意义,甚至可以带动全新的商业模式,从而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9月25日,时代周报品牌活动2015“影响力•中国”秋季峰会暨“大数据之父”舍恩伯格访华活动将在上海举行,活动将深入讨论大数据的发展现状,前瞻行业的发展前景。

几年前,大数据似乎还是科学家才会关心的事,但如今,它已触手可及。

例如,著名职场社交网站 LinkedIn 公布的2014年最受雇主喜欢、最炙手可热的25项技能中,统计分析与数据挖掘位列榜首。而研究机构Gartner预测,2015年,全球将新增440万个与大数据相关的工作岗位,25%的组织将设立首席数据官一职。

政府机构同样正经历深刻的变化。今年5月,曾在LinkedIn、eBay、Skype等硅谷公司任职的帕蒂尔(DJ Patil)被奥巴马任命为白宫首位首席数据官和制定数据策略的副首席技术官。这一史上最荣耀的IT职位旋即吸引无数关注。

与之相对,最近两年,国内不少地方政府也赶起了“时髦”,开始建立全新的政府职能机关—大数据管理局。如果用更接地气的称呼,这些局长也就是当地的首席数据官。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这些新生机构目前大多承担着组织制定数据收集、管理、开放、交易、应用等标准规范、推动政府数据开放、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等方面的职责,但目前还没有很多落地的动作。

而9月初,国务院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系统部署大数据发展工作。《纲要》指出,2018年底前,要建成国家政府数据统一开放平台,率先在信用、交通、医疗等重要领域实现公共数据资源合理适度向社会开放。

有业内人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各地建立大数据管理局,其实正是对国务院要求发展大数据的提前响应。既然如此,这些新生机构准备如何推动中国的大数据产业发展呢?

由政府牵头推动大数据产业

9月1日,成都市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的网站上挂出一则《关于成立“成都市大数据管理局”筹备组的通知》。这份公告显示,成都市委编委2015年第2次会议决定,批准在该市经信委下设立大数据管理局。

大数据管理局的名字听上去颇为新鲜,但这已不是国内首家。此前,广东、辽宁等省均有地方政府率先试水。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大数据管理局的提法最早出现在2014年1月的中共广州市委十届五次全会上,成立这个“局”的目的是为统筹推进政府部门的信息采集、整理、共享和应用,消除信息孤岛,建立公共数据开放机制。

这一构想很快得到立法支持。1个月后,广东省政府印发《广东省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其中明确提及成立广东省大数据管理局。

此后,当年5月,广东佛山南海区挂牌成立数据统筹局;没过多久,广东清远在其经济与信息化局的“三定方案”(定机构、定职权、定人员)中要求设置大数据管理科。

而到今年5月,广州市政府公布工信委、商务委、国资委3个部门的“三定方案”。根据方案,广州市工信委设立直属行政单位广州市大数据管理局,主要负责研究拟订并组织实施大数据战略、规划和政策措施,引导和推动大数据研究和应用工作;组织制定大数据收集、管理、开放、应用等标准规范等9项职责。

按照规定,这个正处级单位内设3个科室,分别为规划标准科、数据资源科(视频资源管理科)与信息系统建设科,同时,配备行政编制15名,包括局长(副局级)1名,副局长(副处级)2名。

几天后,辽宁沈阳亦快马加鞭地建立了大数据管理局,级别为正局级,同样下设3个部门—大数据产业处、标准与应用处和数据资源处。而之所以说“快马加鞭”,该单位从组建到挂牌,前后只用了短短两个多月。

不止如此,公开报道显示,上海市政府也有建立大数据局的构想,但目前尚在研究阶段。

而在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曾前往考察大数据产业发展情况的贵州省,有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披露,“贵州也有建设大数据管理局的模块,但当地的考虑是,希望大数据产业发展成熟后再规划大数据局进行统筹、管理,而在大数据发展期,这个产业需要省委省政府从大局上进行推动”。

几乎一夜之间,全国多地的政府组织架构中都出现大数据管理局。“目前,各地都逐步意识到政府数据公开的社会价值与商业价值,于是纷纷成立大数据管理局,由之牵头,推动当地的大数据产业发展。”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副总裁王亚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而易观智库分析师任伟魏认为,各地成立大数据管理局是为响应国务院对发展大数据的要求。而《纲要》出台后,各级政府肯定会作出更多回应,“成都此次应该是提前布局了”。

其实,不管是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还是贵阳市委书记陈刚,这几个率先尝试成立大数据局的地区,他们的领导有一个共同点—都从北京出来,而且,到地方之前都已经有发展大数据产业的成熟想法。

(来源:《时代周刊》)

 

上海市咨询业行业协会     上海市南昌路47号2号楼2407室     电话:021-53821058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

您是第:Web Site Counters个访客